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秩序五人中心向]我可能有个假搭档

梦惊禅第一人称视角,吞天鬼骁中心向日常。一次有病的产出,ooc/私设有,祝阅读愉快(x

 

1.

 

是这样的,今天上司叫我去接一个新同事。

我到了大楼周围最近的地铁站台,和他通了电话。

“喂?是……吞天鬼骁吗?”

“…对是我,梦惊禅?”

“嗯,”我也不知道是给谁看,点点头回到,“我已经到了站台那儿,你在哪儿?”

“我也在站台上啊?”

新同事的声音还比较清脆,年龄应该不大,指不定二十一二岁的样子,我本着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总不可能弄丢了的意思,非常正常地告诉他:“我也在站台这儿,站口不远处,穿着深色衬衫……应该还算比较高。”

这时候正好是上班时间人群高峰期,向边上一望黑压压一片。我的身高…不好说,说高不算太高,但不是很矮,现在周围一圈二十岁到三十岁不等的白领们,185应该是相对突出的。

“知道了。”

他的声音突然压低,大概两分钟之后我感觉衣袖被扯动了两下,一转身差点怼着人。

“…梦惊禅?”

身后有一个看上去在上高一的小孩子,长得还算帅。公司官微终于忍不住把我和其他那三个家伙的照片发出去了吗?我还以为被粉丝当街认出来了。

“嗯……是我,有什么事吗?”

就在我理所应当地这么想的时候,面前那个“小孩子”好像察觉到了我的想法(事实上现在的我觉得这简直就是我认识他以来智商唯一一次发挥到的极点),脸色变了变,深吸一口气又开口。

“我是吞天鬼骁。”

 

……什么???公司终于忍不住雇佣童工了吗???

 

2.

 

他拍了拍我,把我从“招聘未成年犯法的吧”“就算不是未成年……开什么惊天玩笑我同事看上去居然没到一米七?”这种想法中拖出来。(我不歧视别人的身高的,真的不,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以后可能需要恢复到低头做人的生活了)

晃回神来以后吞鬼骁的神情好像还没怎么变,我察觉到刚刚自己的反应是不是太明显,刺激到小孩子了。

等等……为什么我这么轻车熟路地用了小孩子这个代词。

二十多岁的人了嘛,社会观和价值观也成熟了大半,总不至于纠结这点事纠结半天。我想着,然后笑了一下企图缓和气氛,拍了拍他的肩膀。

只不过一路上没什么话题可说。我默默向前走,领他去公司。

 

3.

 

后来我发现之前觉得没什么话题可说的我真是too young too naive,高中生谈起游戏来脸色缓和不少,慢慢聊了一段时间之后甚至展露出自己对游戏的独特认知,很新奇也很有道理。

还是很靠谱的嘛。

这个想法截止到我和他聊起《逃生》之前还苟延残喘着。

“逃生啊……”鬼骁拉长了尾音,抿了抿嘴,“我觉得吧怪出场的时候它的bgm太大声了。”

“应该是可以调节的吧?”我回道,“总体来说怪物出现频率还好,”我思索了一下作了个比较,“比生化危机的五六两部要好得多。”

“啊……是吗。”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脸好像看上去有点白。

“不过在汉克遇到某个企图娶他的家伙之后这个游戏的味儿就怪怪的了……”我侧头刚想把话题继续下去,然后就想到了一幕电锯阉人的疼痛画面。

“…嗯。”吞天鬼骁以为然地点点头,没有接话。

现在看来他害怕恐怖色彩也不是一小段时间了。

 

到公司后我把他送去了上司的办公室,接着就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

 

“新同事看上去怎么样?”悟死参玄刚从jjc下来,他摘掉耳机问我。生鱼片和醉卧怅然今天休息不在我们四个的办公室里。

“呃……怎么和你说呢,”一提到这个话题我心情就颇为复杂,不知从何开始讲起,舔舔嘴唇开口,“如果没弄错的话应该是个未成年人,高一的样子。”

“…公司终于开始招童工了啊。”和我搭档很久了,想法都开始相似(虽然语气不怎么一样),他的脸上仿佛写了一行大字,【我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

“不过在游戏方面应该还是有些功夫的,”为了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担忧,我紧接上一句,“应该是那种fps、格斗或者赌博类游戏的玩家。”(鉴于拿不准鬼骁到底害不害怕和恐怖沾亲带故的游戏这一点,我先没有和他讲)

“嗯…”悟死参玄了然。

这时候办公室门开了,我撇了两眼最近新添上的那套桌椅,打算先介绍一下今天的日程安排。

入眼果然是吞天鬼骁,我转头打算和悟死参玄示意一下,却发现老搭档(一米八七)的神色有点微妙。

哦,忘了和他说身高。

 

4.

 

惊悚乐园内测开始以后我们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熟人了,与此同时我终于确定这小子是真的胆小。(新手教程之后开了视频通话,吞天鬼骁一脸惨白)

但他在格斗方面的意识与技巧极为惊人(这也是他当初进公司的一大部分原因),十五级开始可以排杀戮游戏,我先和鬼骁排了场1v1,结果在一开场就对上的情况下支撑了四十多分钟就白光出局了。

作为号称综合实力最强的社团秩序,内测满级第一人自然是出自我们,短短两天时间全服满级人数就超过了10%,在玩家们登入论坛进行抱怨的时候我们终于有了一次短暂假期。

 

公司每年都有两千元的旅游基金,这次去了三亚,来往的飞机票和旅店住宿伙食费用不归纳于自付范围。

当我和醉卧怅然蹲在太阳伞下面开了两听酒的时候,吞天鬼骁已经把悟死参玄扯下了水。想当年我也是相当胡来的啊……我对此感慨万千,然后正好目击了生鱼片不幸被水下二人伏击的场面。

一通窝里反。

靠我们最近的伞下是分到同队的叶纸和勇者无惧无敌三人,叶纸也是我们社团为数不多的姑娘之一,而另外两个小伙子是大半年前才签合同的新鲜血液。一时半刻那里的声音非常热闹(悟死参玄对此认为主要原因是叶纸身材不错,另外两人也打着光棍,我觉得这个原因很靠谱)。

 

“哗啦啦——”

水下三人组的内斗还没有结束,浪花一个比一个大。我这听酒都快见了底他们还没折腾完……到底是年轻人精力旺盛,哎。

结果突然之间没了动静,水面上只有悟死参玄和生鱼片的身影。我心里一个不妙,不会因为身高问题结果泡水里去了吧……

然后就有道身影冲破水面跳了出来。

年轻人啊;-)要关爱我这种将近三十的人明白吗,脸还是很疼的,再说了打脸伤自尊啊。

 

晚上的三亚……怎么说呢还是很迷人的,应该是这样。尽管我坐在酒店的ktv包厢里感受不到,我仍然愿意这样相信。

不过谁来告诉我为什么平时各方面感受不到吞仔的音乐细胞有过存在,他唱歌居然还……挺好听的??

“我一直以为他是音痴的来着。”生鱼片很懂我心思地低声吐槽了一句,我点点头。

喝口酒压压惊。

平时观察不到(因为不经常出门去玩),一旦细看这小孩子就能发现睫毛很长,而且还翘。头发不怎么用心打理甚至不怎么打理,几绺碎发散在额前,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甚至还没干,水珠垂垂挂在发梢。作为一个职业玩家也没有习惯于接受光照,因此皮肤呈瓷白色,之前的剧烈运动至使面颊浮上柔红。唱歌的时候几分专注地闭上了眼,转音之后到了这首的高音段落,拔高音调后看得出来有写吃力。

这首是AURORA的《Conqueror》。

好吧……我觉得我需要再喝一口。

 

5.

 

就在我再次天真地以为惊悚乐园这部游戏可能又要和以前那些全息网游一样经历一样的事情,各大社团分立招募玩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游戏直到最后关服,可能还会有游戏忠粉依依不舍但不出人意料的——最后都会忘怀。

只不过在这个进程中多了一个吞天鬼骁,隶属于秩序的战斗力排行榜TOP1而已。

 

令人惊讶的是在公测后的一次副本里我遇到了另一个怪胎,ID疯不觉。

好吧……正如这三个字一样他人的确是疯,在稀奇古怪的举动之下潜藏着惊人的缜密布局,游戏里不可多得的人才,即使在面对被怪物近身抓住手臂,而队友都被不明技能锁于原地的情况下也面不改色,也不知道他的大脑是怎么形成的,难道少了负责恐惧的那一块神经吗?

 

之后悟死参玄也在杀戮游戏中见过了这个家伙,尽管并没有打过照面但也有认识到那个ID。在他被湿婆杀出局之后就不知道无差别混战的结果了……如果不出人意料的话应该是他一人挑翻了其余四个明星玩家。

不过居然没有到论坛上吹嘘吗——按照那个自恋的设定想想都不对劲,虽然说就算他那样说了也不会有几个人信吧。(笑)

 

巅峰争霸赛S1S2结束之后就没了什么交集,也不懂他现在又变成什么样了。好奇他要是和我搭档里那个家伙来一次1v1又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呢?

 

不得不说惊悚乐园……真是太出乎人意料了。

 

6.

 

想当初我也是相当乱来的啊……

 

END.


亦称《我的搭档可能不按照基本法出牌》。一次说来就来的脑洞。写出来非常愉快。

起标题时肆意妄为学自觉哥。综上。XD

评论(23)
热度(138)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