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叹封]BE二十题第二弹

一个简短的复健。TAG下面没粮吃我要饿死了……(.OOC有,私设有.在墙头与墙头之间徘徊了半载最后还是回来了(啊,女人心,海底针x

照旧BE写成HE挂羊头卖狗肉教你如何用正确方式打开小甜饼(不


1.纠缠不清

 

   病房里四处飘散着消毒水的气味,封不觉坐在走廊墙边的椅子上静静等待报告结果出来。他闭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是脑补某一块阴影相关,也许不是。

   再睁眼他满脸决绝,从衣兜里掏出手机快速拨通某个号码。

   “喂?觉哥?”

   “小叹,我决定了。”

   “……你终于决定今天晚上那条鱼是红烧还是清蒸了?!”

 

2.自作多情

 

    那天封不觉看到王叹之放学后又被女生拉到校门外,他那位高富帅发小在听完对面那人一席话之后涨红了脸,支支吾吾似乎是不大好意思开口,女孩子大喜过望看着像认为王叹之默认了某件事。用膝盖猜都能猜到他又被人表白了。

    开学以来的第五次了。

    封不觉轻车熟路走上前去,“今天晚上陪我去趟超市采购一下周五晚上要用的东西,反正今天作业少。”他装作不满这姑娘存在的样子加重“周五晚上”的音,顺带撇了她一眼。妹子先是愣了数秒,随后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注视着二人,轻咳一声说了句不好意思就溜走了。

    结果第二天反封不觉联盟就开始散播“封不觉是个gay”之类的言论。小叹哥听到这件事后稍带歉意地看了看封不觉,道了个歉,意思是他以为封不觉这样做全是为了能快点一起回去,而不是说单方面袒护他亦或者……喜欢他(尽管王叹之内心仍然十分希望真正原因在于此)。但后者一如既往不以为然,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就拽着他去操场上体育课了。

    本来就是她自作多情了,你可没有。

    

3.生死两隔

 

    “我爱你这种话,男人一辈子只能说一次,在你要死的时候我会说的。”

    这句话针对除王叹之以外的所有人。

 

4.一厢情愿

 

    最后那身刺客套装上血迹斑斑,而掩于之下的男人则是伤痕累累。他倒在地上,微弱的气息流窜在口鼻间,柔软暧昧,缠绵,但终会离去。他双目失神。

    最后……最后还是没能成功啊。他抬起头似是要长叹一口气,却没能完成这件事。

    “就是杀戮游戏输了而已为什么你表现得像分手了一样??”

 

5.同床异梦

 

    封:嚯,这命题出的…同床同梦就怪了吧?

 

6.情深缘浅

 

    王叹之尤忆及那时的他,一身紫袍,宿于青竹翠松下,面色青白,而手上是紫黑一片,蛇类啮痕清晰可见。幸而那时恰逢他上山采药有解药,满脸大汗好像被咬了的是自己不是对面那个快只进气不出气的家伙一样。

    封不觉一醒就看见一白衣男子坐在他跟前,唬他一惊还以为是茅山那几个老东西终于看他不下去要对他动手了。狐狸尾巴刚露出来半截又回去,他随王叹之下了山,一开始还提着戒心可后来发现这就是个有钱人家的二傻子出来学了医。就此过上了衣食富足的日子。

    可惜好景不长他最后还是被几个道士寻着了,本着王叹之还待他不错(何止是不错,简直是当着亲媳妇在伺候),他引那几位出了村落——兵刃相接后虽说没哉在人家手上,可也受了重伤难以自愈。

    他寻思着这回可就再没好心人来救他了,模模糊糊快晕过去的时候却瞅见森郁林中隐隐有一抹白渐进。他没办法变回人形,只能趴在原地。

    “找到你了。”

    和熟悉的声音一模一样。在当初被蛇咬后又被救时,封不觉也不知道这是缘分未尽还是怎样,只晓得要和他解释自己其实是只狐狸而不是人难的紧,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没敢动。现在倒好都不需要自己解释了。

    原着也应该没机会解释了才对,不懂时间够不够王叹之带他回去。

    他在闭眼前依稀想:这么好的人不讹上简直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要是还有机会我肯定赖着他不走了。

    确实后来也有道士来找过他,也有三灾八难,也确实,封不觉再也没离开过王叹之。

 

    缘分未尽时便是未尽,天也奈不了我何。何况人为。

 

7.七年之痒

 

    他们可都二十四岁了,从赤裤兄弟到现在的社会成员认识了可不止七年,再等四年可就四次七年了,难不成打算四次诶个过去?你在逗我呢。

    再说了,寻常人的规律可对他们没用。那是谁啊?那是封不觉和王叹之啊。

 

8.利益婚姻

 

    封不觉从初中到现在一共帮王叹之躲掉了三次梅毒,六次仙人跳,十五次喜当爹。在王叹之知道这一现实的时候他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不然呢?难不成你以为那些碧池是真心以为你就是她们的真命天子吗,小叹同学?”

 

9.破镜难圆

 

    破镜难圆,覆水难收。简单易懂的道理,却总有人不愿意相信。

    在光明神殿来人宣扬黑暗的鄙陋与粗浅时封不觉还坐在地下实验室里神神叨叨念着什么,他那样平静的样子总让王叹之以为这次通缉令无聊得惊人,封不觉作为黑魔法师协会的首席人物完全可以保障自己的安全——但是他错了。

    那天他回到那个称之为“家”的房屋中,看见了满地狼藉。他匆忙开启暗道下到地底,却什么都没找到。充斥着这里的也只有尖啸的风。

    王叹之四处奔波仍然不愿意相信封不觉被光明神殿的人抓走,最后他来到殿中,聆听主教那陈长乏味的吟诵。在所有人离开礼堂后他站在主教面前。

    “真是太可惜了我的孩子……他为了研制出某种试剂而投入了所有的精力,以至于没有注意到骑士们的靠近。”

    “他死在了骑士的矛尖上,我的孩子,他投入了主的怀抱。”

 

10.死皮赖脸(接上一个)

 

    王叹之向后退两步,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他总不愿意承认,总不愿意相信,直到有人亲口告诉他他才恍然大悟。

    主教点完圣像前的蜡烛,转过身来看着这个曾经的骑士长,那个在神殿第一次被焚毁时把牢狱中的恶魔救出的人,那个被认为是背叛主的家伙。他突然之间弯起了嘴角,笑了起来。嘶哑而尖锐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礼堂中,他笑到不能自已,躬起身捂住自己的腹部,大笑出声。

    “……如果我不用真正的声音说话,你是不是就信以为真自己离开这里了。”

    王叹之抬起头,难以置信。

    而眼前站着的人掀起白色罩袍。稍显杂乱的发型和难掩邪气的眉宇神态和自己深爱的无所差别。

    “我被找到时的确是在制作药剂,只不过神殿的杂鱼要解决我还是很困难的,我先给自己治疗了一下伤口,但处理不好,所以就先易容了一下,去找了巷底的安月琴。”

    “我回到家的时候你人已经走了,我找不到你。”

    “你总不可能连神殿的人问都不问吧……当时我是这样想的,谁知道等了大半年你都没来这里,如果你再不过来我可能就要再出去找你了。”

    “谁知道今天一早我刚推开门就看见你坐在最后一排长椅上,我瞎编了一段话你却信以为真。”

    “我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用'主教'的声音嘲笑你一下。不得不说……我高估你的脑子的同时,还低估了自己对你的忍耐限度。”

    封不觉从圣像前走下,张开双臂,挑眉笑了一下。

    “难不成还要我死皮赖脸地跑过来抱你然后哭个稀里哗啦停不下来的吗?”

 

11.一刀两断(接上一个)

 

    其实还是封不觉先抱住的王叹之。

    “别哭了啊?我可不像你常去孤儿院作义工,我不会哄小孩子笑的。”

    他揉一揉王叹之的后脑勺,想继续说下去可还是忍不住轻吻了一下他的耳畔。

    “特别是那种不知道和眼泪一刀两断的傻子。”

 

12.别有所图

 

    某些人靠近别人只是为了钱,这不禁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封不觉靠近一个人的前提条件是什么呢?喜欢上一个人的前提条件又什么呢?

    前者大概是需要的物品吧?后者,嗯……比如一颗王叹之的心?

 

13.相逢不识

 

    叹:哪来这种情况嘛。(小声笑了一下)

 

14.来者不拒

 

    “今天的烂片马拉松看什么?”“《高富帅与都市怪谈恋爱史》?这部听上去不错啊。”“成。”

 

15.渐行渐远

 

    大概是“同居后王叹之和封不觉之间的距离”的反义词吧,负数的反义词不就是正数吗。

 

16.此情可待

 

    王叹之在和封不觉表白前问过包大人十遍有余,他对自己会不会惨遭十动然拒十分怀疑,导致他直到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才想着不能再等了。那一天晚上他照着八十年代金剧的套路买了一大捧玫瑰,开着豪车去了觉哥他家楼下,上楼的时候甚至还碰上了一脸疑惑的刘大妈。

    封不觉答应之后那束花就不知道被丢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们两个半推半就地边脱衣服边去了卧室。王叹之喘着粗气,什么都想不到。结果最后到床上的时候才想起来润滑剂没有。

    此情可待……个屁。封不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开口。

    “直接进来。”

 

17.所爱非人

 

    什么?猫系作家和犬系医生的设定你们不应该耳熟能详了吗??

 

18.身不由己

 

    封:我们之间有生殖隔离的你别想了我生不出小猫崽的放弃吧。

    叹:或许我努力一下……

    封:这是努力就能解决的事情吗?!

 

19.后悔莫及

 

    直到今天封不觉回忆起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没有润滑剂)就感觉下半身某个部位隐隐作痛。

 

20.还爱你啊

 

    在世界毁灭之前他们都不可能分开,哪里来的还。


END.

评论(13)
热度(118)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