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惊悚乐园] After now

整理时间:201607111205


一、

还是初中的时候吧。

“觉哥!!”

“嗯?干嘛?”

“今晚上来我家住怎么样?”

“……干什么?”

“看星星啊!昨晚上电视台上播报了今天我市夜晚可能会有流星雨啊!”

“小叹啊……”

“什么?”

“流星雨这种东西……真没什么好看的,再说……出现的几率也不大。”

“别这么扫兴啊觉哥!两个人呆在一起也很有意思的!”

“……小叹你知不知道你刚刚一语双关了。”

“哈?有吗?”

“不……没有。”你太纯洁了…就像处女一样。

总之经过了各种纠结与推测,封不觉同学在小叹的唆(sa)使(jiao)下,还是去了他家。

很明显,以封不觉的人品来讲……他要不就是看见的是雷阵雨,要不就是流星下来把他砸死了。但好歹还有个人品极好的王叹之在……不过他们俩还是没看到流星雨。

纯黑色的夜空像是乌鸦的羽毛一样,完全看不到一点星光。如你所见,阴天。两个还不算太高的身影站在阳台上。

“小叹啊……”

“嗯?”

“你看我说的吧……不可能有流星雨。”

“嗯……也许来迟了也说不定?”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只是。”

“只是?”

“只是当我这种人品恶劣的家伙出现在这种需要奇迹的地方,不用说了,绝对是悲剧。”

“噗嗤……哈哈哈哈哈觉哥你哈哈哈哈哈……”

“喂……没必要笑个不停吧。”

“不……对不起,实在忍不住。”

“哦,没事……也习惯了。”

“……什么?”

“习惯被别人笑了,自从父亲母亲去世以后。“

“觉哥……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

“那么……?”

“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我们两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唔……是大约3岁的时候。”

“没错,我们俩一起上课,学习,一直到现在……那我的父母又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在你我初一至初二升学年度的时候。”

“是的,之后嘛我的性格开始改变,又是什么时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初二上学期?”

“错。”

“那是什么时候?”

“……你猜?”

封不觉忽然侧过头来,看向了王叹之的眼睛。

那双眼睛,是纯澈的墨色,它有任然天真的思想,它有柔软温和的情绪;它倒映这街道上的灯火,它反射出璀璨的光芒。

他眼中没有变化的,是他。

笨……

我们俩都会一起走。

二、

一个忙碌而又充满喜悦的周日。

“……喂?觉哥?”

“嗯……一大清早打我电话干嘛啊……”

“现在都十点了……早个头啊!!”

“哦?是吗?十点了啊……还真是没注意呢。”

“你昨晚上又看电影看到几点……”

“我记得好像是……凌晨3点吧?”

“好吧……对了觉哥!我收到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了哦!”

“哦……恭喜恭喜。”

“什么呀……这两个词是敷衍的吧……话说你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没有?”

“收到了啊。”

“哦……那还真是…”

“但是我撕了。”

“什么??!”

“呵……鄙人才疏学浅,家徒四壁,唯有每月勤勤勉勉撰写书籍才得以维系生活,阁下还觉得,我有闲钱去上学吗?”

“……话说觉哥你的作家生涯起航了?“

“是啊,前个月已经和编辑签合同了。”

“是吗觉哥!!这是好事啊!!不知道刘大妈还有保安大伯知道了没……”

“小叹。”

“怎么了?”

“你要干嘛。”

“没什么!你多心了!”

然后封大文豪在三十分钟之后就接到了刘大妈打来的贺电……

“喂?小叹?”

“啊觉哥,怎么了?”

“你不要再散播谣言了行吗……”

“我刚和你小区保安说完……话说什么谣言啊,这都是实话……”

“嘟……”

“喂?觉哥?不小心挂断了吗?喂?“

封不觉重新走回床边,钻进了自己窝里。

但是十分钟后,他家的门铃就响了……

“……”

天啊,小叹这家伙给我招来多少麻烦……

封不觉拿枕头盖在自己头上,一脸残念。

啊…当初为什么会想着陪这小子一起呢……真是奇怪啊……

只不过……

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一些事,闭眼笑了笑。

这种生活……还是挺有意思的。

三、

“哟,小叹?打过来什么事儿啊?”

“觉哥你怎么知道是我……我用公共电话打得啊。”

“凭老子那精明的大脑,一猜就能猜中。”

“……对了,今天我就在S市医院做一名外科医生了!”

“哦……恭喜恭喜。”

“喂!这句话明显在我当初考进医学院的时候出现过吧!”

“是啊……毕竟我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之类的,除了上次你在我这边大肆宣扬我要成为知名大作家之后我平白无故接了好多陌生的电话以外……就只有你和包青还有刘大妈和我编辑平常给我打打电话什么的了。”

“觉哥……你的怨气都传达到我这儿来了。”

“怎么可能呢……啧。”

“话说啊……你最近怎么样?”

“没怎么啊,该赶稿赶稿,该取材取材,一切和谐且美好。”

“好的我明白……只是啊觉哥。”

“怎地?”

“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很奇怪……以往咱们三个(叹、觉、包)看鬼片的时候遇到吓人的片段你的脸色还是会发白的,但是最近……”

“这点我也发现了……只是为什么是你提出来?没事儿干了吗高富帅王叹之?”

“不……只是有点不习惯。”

“你习惯什么?看我被吓到?”

“不是这个啦……是指…我们俩很久没单独聚在一起了。”

“你还希望怎么样啊……难不成你是弯的?”

“别这样……”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下周末你就来我家吧。”

“哦……你打算玩儿什么?”

“陪我去医院检查。”

“!?”

“根据近期观察嘛……我好像失去了恐惧。”

……

距离检查完毕已经好几个月了。

封不觉此时此刻呆在会议室里,默默地等待着自己队友的到来。

“团长?你怎么今天这么早到!!”

“他上周把这个月的稿子都写完了,才能玩儿游戏啊。”

“真是可歌可泣啊,不觉。”

“晚上好啊觉哥。”

面对一如往日的开场白,受害者封不觉表示,做人要淡定。

“对了啊小叹。”这次是悲灵开口的。

“怎么了吗?”

“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昨天那场杀戮游戏要让我。”

“我没让你啊……^ ^真的没有。“

“看你那笑容明明就是有啊混蛋!!接受薯片攻击吧!”

“别别别啊!!”

四、

封不觉坐在椅子上。

他一反常态地早早到了,并且很安静。

安静的有些过分。

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喜欢王叹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这几天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我这种情绪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是小时候陪他去看星星?

还是他兴奋着告诉我他考上医学院了?

又或者是他有了工作,来问我最近怎么样?

亦或是更早?

嘶……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候,他的团员一个接着一个进入了会议室。

“团长?你怎么今天这么早到!!”

“他上周把这个月的稿子都写完了,才能玩儿游戏啊。”

“真是可歌可泣啊,不觉。”

“晚上好啊觉哥。”

我居然……

……随便了吧。

他看着王叹之和古小灵又开始了扔薯片的游戏。

沉默了一会儿,笑了一下。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纠结的……

我只要陪他一直走下去就可以了吧。

包括以后。



END.

来源:姜葑先森

评论
热度(115)
  1. 姜葑先森姜葑的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整理时间:201607111205 一、 还是初中的时候吧。 “觉哥!!” “嗯?干嘛?
  2. 姜葑的仓库姜葑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