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整理时间:201607111202


    顿挫感非常强烈的断奏式演奏,穿着暴露的女人。

  探戈。

  

  双手被紧扣……好吧,不如说是紧握,游离在舞会边缘的二位自顾自地玩儿着。两个头靠得极近,温热潮湿的气息欺入身体。“你不如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封不觉的姿势极其别扭,身体线条僵得不行,“我相信以你的智商可以明白男扮女装参加舞会和……男装直接参加舞会的区别。”

  “怎么分不清?”疯不觉露出一个略带邪气的笑容,眯起的双眼里尽是促狭的笑意,“分不清的话直接改变的就是你的智商了。”

  “……那就算我的智商有问题吧,”手腕被抓住的感觉不大好,封不觉眼角一抽,对于这种和他一样不要脸的行为不好说什么,“旁边差不多五米的地方,有个穿红色长裙的大妈,她可是看着我俩好几次了。”说着他斜一眼望过去,碰巧他口中的那位“大妈”看了过来,立刻惊得人家走了,“呵呵……”

  很奇怪,就算没有转头观察,疯兄也了然那儿的情况,其言:“没关系,这不是走了吗。”

  手的姿势由抓住手腕改为了两手相握,在一个较高的音阶上,疯不觉欺身,刹那间封不觉没反应过来,嘴角就被轻轻地碰了一下。身体再次一僵。

  “没想到这么纯情啊?嗯?”他明白会立刻遭到某人的调笑,于是封不觉听完那句话之后右手向后一扯。

  挂帅的双方攻势瞬间改变。

  呼吸喷涂在耳垂边上,不懂这是遭了报应还是怎么,疯不觉的敏感点恰好就在那个位置。“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一道阴影滑落在他的另外半边脸上,嘴角上扬。

  而疯不觉则回给他一个人相同的笑容。

  轻柔的亲吻辗转在他的眼角,碎发略微蹭过颧骨部分,倒是挺痒。疯不觉的身体遮挡住他身体的大半部分。

  顷刻间。

  却是扑克破开衣装,切入皮肤,撕开肌肉,穿过心脏。

  白光笼罩。

  “哟,终于玩儿够了?”最后一丝意识支撑着封不觉说完这句话,他通关完一个副本后却没被立刻传送走,就是因为疯不觉那家伙作祟。

  “当然当然,你可是不想玩儿了,我怎么可以强留呢?”带血的扑克化光飞散,他独留下一席阴影。

  

  Death Tango.

  

  


来源:姜葑先森

评论(2)
热度(102)
  1. 姜葑先森姜葑的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整理时间:201607111202     顿挫感非常强烈的断奏式演奏,穿着暴露的女人。  
  2. 姜葑的仓库姜葑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