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惊悚乐园] 线下面基大会-1

整理时间:201607111159

  

  “起开起开,还吃不吃饭了?”

  “当然吃……不然我们都要饿死了。”1s。

  

  面基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往小处看:咱在游戏里不都见过了吗?真人见面没多大事儿的;向大处讲:……好吧,还真就成事儿了,不用说游戏中的印象和真人一对比很可能会造成误解(详见封不觉),更不用说看到那么多熟悉的朋友、敌人聚到一块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单单是真名的问题就很让人费解(金富贵:揭我伤疤还是怎么?)。

  经过飞机晚点,接机人晚点,午餐/晚餐晚点一系列值得让人蛋疼的事情后,这些人终于安生了。

  

  “鬼骁小朋友还是多吃点吧,改天可以去买点钙片之类的补补,高中生的年纪,再不长长个子那就是一辈子的问题了……”

  “封兄说得好啊,可惜这孩子,平常在游戏里就不听我这个前辈的话,更别说在中午定外卖的时候了,垃圾食品对身体多不好啊。”

  “抽喝烫闭嘴!你还有脸说我了?也不懂之前愚人节和另外三个串通好把我拉去会议室吃饭,之后开始灌酒的人是谁啊?”

  “……看来秩序的管理人员有问题,鬼骁小朋友需要的是无微不至的贴心呵护,请问是喜欢大姐姐还是喜欢小萝莉啊。”

  “觉哥你还是先吃饭吧,对十六岁的少年说这种话是不是苛刻了一点……”

  “哼哼哼…小叹同学,你能说出这种话也真是too young,什么收费游戏里没有福利内容啊?老狂你说是吧?”

  “封兄,你把剑少和你归为一类就是在玷污人家了。”

  “哟呵眼镜兄,几日不见居然敢直接插嘴了,吐槽役的人设捉摸的很透彻啊?恭喜玩家雨龙,等级突破至Lv.2。”

  “在你眼里我的设定究竟是什么啊……嗯,我吃完了。”

  “酒还没开…不如来玩狼人杀,狼人输了的话罚酒两杯,平民输了集体罚酒一杯。”

  “柴哥你要我死啊……”

  “啊这我倒是忘了,没关系玩玩玩,反正已经是晚上了,喝酒没事,大不了我把你背回旅馆去。”

  “……你这是在帮我立FLAG啊。”

  “等会儿,我去把盘子收拾一下。”

  

  内定湿婆是法官,两张狼人,四张村民,一位警长,一张预言家,一张丘比特。众人皆是掀开自己的牌一看,神色平静,而湿婆却是面部一抽,在心中暗叹某两位居然也是这么不要脸。

  “唉……天黑请闭眼,丘比特请睁眼。”

  闻言只见得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废柴叔睁开了眼睛,湿婆在这种言语暗示下面色有点不自然。柴哥低头一思索,然后把两只手指分别指向了封不觉和……鸿鹄。

  “咳,嗯……丘比特请闭眼。”

  湿婆忽然觉得废柴叔居心叵测,奈何他是法官,只能绕场一圈然后轻轻拍了下二位的头。

  “情侣请睁眼。”

  当封不觉睁开眼时,他首先看到的是正对面鸿鹄糟糕的眼神。

  封不觉瞬间虚起了死鱼眼,面部表情极其丰富,庆幸中带上了一丝“丘比特是谁啊”的疑惑,疑惑中又透露出“幸好不是一米六不然我不得愁白了头发”的感慨。

  鸿鹄…鸿鹄觉得烦死了。

  “情侣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

  言毕,七杀开了眼睛,看他心下早有人选的样子,直截了当地指向了……封不觉。

  封不觉…封不觉应该早就料到他第一轮就会被预言家相中了。

  法官大人轻悄悄摸走某位的桌前的牌,然后转圈走到七杀面前递了它。

  七杀表情清奇。

  “预言家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

  

  吞天鬼骁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此时此刻游戏进程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早晨,由于小叹同学的表现一直都是相较正气的,警长的牌在投票后显而易见是给了他,再看……第一天晚上七杀就被杀了,也不懂是不是哪位狼人的直觉,那么准确第一天早晨的投票因为梦惊禅对于他的针对十分突出,造成了一种情况:设定里几乎就是恶人象征的封不觉居然和鬼骁达成了平票。

  最后一位王叹之大兄弟那——(此处延长音)叫一个大公无私啊,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的票投给了鬼骁。

  当然这很有可能是吞天小天使近期和他前辈抬杠抬的太多,人品有那么一丢丢地向觉哥靠拢,这才被投死了。

  结局是,他是狼人。

  封不觉对于吞天鬼骁的眼神中的示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和善。

  第二天早晨,村民们看见的就是咱们的法官眼神死了,紧接着瞩目的就是倦梦还桌前翻开的牌。

  “现在开始讨论。”

  

  鸿鹄用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发言令人印象深刻:“嗯……我没听见鬼骁伸手指人的声音,这么说距离近也不会有多大声响,预言家的死亡很让人介意呢,可惜七杀不能发言了,不然我倒可以确定封不觉的牌。”

  “喂……你这是吐槽成仇,直接针对我啊智将大大,”封不觉一挑眉毛,嘴角上弯,没有转头似乎是在嘲讽,“不知名的警长你得帮我洗清白啊,我可不是狼人。”

  坐在鸿鹄右边的七杀瘫在椅子上了,眼睛看天…天花板,好像要说些什么。

  “虽然说作为发小我们俩关系是不错……但是觉哥,我真的是挺想说,鸿鹄说的很对啊。”

  “切……那是他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最有嫌疑的应该是禅兄吧,周围的两个人都被投死了。”

  “也是,即使不觉他不可靠和是狼人的值比较高,也不能否认现下最有嫌疑的是禅哥。”剑少倒是开口伸冤了,将视线投向了梦惊禅。

  “嗯。”废柴叔已经开始摆弄啤酒瓶了。

  “现世报啊……想当年我也有这样怀疑过别人的时候,你们会后悔的。”梦惊禅看上去倒是坦坦荡荡没有什么想辩解的,意思表达出的同时倒是让人多疑一分:要是他是在装呢?

  于是他毫无疑问地被处死了。

  

  梦惊禅:……人生就是这么寂寞如雪。

  

  TBC.

  

  第三天早晨【狼人害人方式深不可测,[此处涂抹]被宰】【"接别人的话果然不是好事"游戏者[此处涂抹]惨遭处死】【情侣居然被留到了最后,究竟谁,才是狼人?】

  【众多成功人士横死客厅,尸横遍野难以言喻】【泳池play还是羞耻play,就看你怎么想了】

  尽请收看第二篇:D

  人比较多估计会有些OOC

  以及

  给你们为第二篇提个醒

  觉哥

  不会水


来源:姜葑先森

评论(1)
热度(113)
  1. 姜葑先森姜葑的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整理时间:201607111159      “起开起开,还吃不吃饭了?”   “当然吃……不
  2. 姜葑的仓库姜葑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