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惊悚乐园] 一时惊吓

整理时间:201607111158


    所以到底是怎么发展成现在的情况的啊……

     

 

     

    鸿鹄面色十分复杂,他推了推眼镜,然后瞟了边上坐着的人一眼。原先只是被以前游戏中结交的狐朋狗友们请来……吃麻辣烫,然后悲催的发现直径为鬼骁身高的桌子上只剩下两张坐位,好吧,这也就算了,问题是当他入座之后又来了一个人,穿着灰色外套,看外表气质是很阴森的,没办法喽,他只能坐在鸿鹄旁边,然后这人拽下帽子后鸿鹄发现————

     

    我是在做梦呢,还是在大白天发了神经出现幻觉了呢……

     

    很抱歉,鸿鹄大大,上述的两种情况一种都没有发生,你好好地坐在桌子旁边吃饭,最后到的人坐在了你旁边,然后你发现那是个你不久前才见到的人。

     

    封(疯)不觉。

     

    当然,觉哥与鸿鹄能遇见的几率也是很低,发展到这个状况封不觉没预料到,毕竟是个死宅嘛,什么游戏都有,为了写作素材(偷懒)网游他也下载了不少,结交的人基本上……要么就是从没见过,交友不慎,要么就是志同道合,臭味相投……

     

    不得不感叹一句鸿鹄真是悲惨。

     

 

     

 

     

    这一顿鲜香麻辣就是不卫生的晚餐后,鸿鹄终于有机会把封不觉单独拉出去谈谈人生了。

     

    “没想到在外部也能遇见你啊眼镜兄……我还以为你也是那种终日呆在家中的人呢,切。”封不觉用着奇怪的话题念叨了一句,结尾还带上一句难以吐槽的切。

     

    “再说一遍我有ID是鸿鹄,就算这会儿头顶上没有,你也应该记得。”鸿鹄不由这么纠正他。

     

    “好好好,明白了,”封兄这么回答,“我叫封不觉。”

     

    “我当然知道你叫疯不觉,你傻了?”

     

    “是封印魔王的封,不是疯人病院的疯。”觉哥虚起眼睛这么盯着某人。

     

    “这……这两个字似乎都和你的本质很贴切呢。”鸿鹄呵呵一笑。

     

    “不要掩饰了雨龙,我知道现在你的心里一定充斥对于看见好基友时,那种忧伤中带着温暖,温暖里又不失羞涩的情感,不要掩饰它,让它好好地抒发出来,来,让我们高呼——”今晚上没有中二料理,封不觉不开心,他不顾路人清奇的目光,振臂高呼,然后……然后……

     

    然后下一秒就被鸿鹄踹了膝盖。

     

    “哦……你怎么可以对在同一战壕里的队友如此呢?!你!你!”觉哥依旧没有放弃表演外加调戏这家伙的机会,虽说是痛的弯下腰单手捂膝盖,他仍然这么讲道,“不听!我不听你的解释!我不听不听不听!你这个混账。”

     

    “……”鸿鹄无语哽咽,他的肩膀被站起来的封不觉勾住,现在连“像分手一样站在雨里走人”这种事情都做不出来。

     

 

     

 

     

    “哈哈哈!下一次再一起出来玩儿啊,韵姐你可要记着!”

     

    “唉那是,兄弟有约我赤韵什么时候放过鸽子,不过就是这会儿看不见死疯子和鸿鹄了,这俩人去哪儿了……”

     

    “哎……不懂啊,等等,在外面!”

     

    “呀嘿居然还勾肩搭背的,你们什么时候搞上的也不说一声啊?”

     

     一个像是发了酒疯的女人拍桌而起,指着外面的二位喊道,此举引得众人都看过去。

     

 

     

 

     

    “哈哈,哈哈,不久以前的事情啊……这不是没机会说嘛。”封不觉颔首,额前碎发的阴影挡住他的眼神,前两声尴尬的笑后他开始对鸿鹄挤眉弄眼。

     

    “……啊,今天有事我们先回去了,抱歉。”鸿鹄会意,也没办法怎么和他们工会会长交代,万一这女人当场撒泼要他们干嘛就得完蛋,右手边第三桌的大妈都开始频频望来了。

     

    然后他把封不觉的手向下一撩,捉住手腕就随便找了个方向走人。

     

    “……哼哼,配合的不错啊?”封不觉挑起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鸿鹄没办法回话,他要是侧脸看着这货,神情就会暴露了。

     

    “……要是明早我看见论坛上有类似于这类的舆论,我就和你不死不休,”他一抽嘴角,用冰冷冷的声音读出这样一句话,“惊天大新闻,明星玩家鸿鹄居然和疯不觉有一腿。”

     

    “你这是酒劲上来了啊……”封不觉都被惊着了,拐角后拍住这个人,然后上下打量他,“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雨龙吗!几日不见,槽力见长啊!”

     

    “是啊,托你的福,我的san值后来就再没有上去过。”鸿鹄被拍住,吓了一跳。

     

    但是紧接着封不觉贴得越来越紧,越来越近……他开始有点紧张了,游戏里鞭尸、喝血这种事情他都看到过,哪知道封不觉这货在现实中会干出什么事情。

     

    “喂喂,你干嘛……”万一他是个弯的,今晚就把我给【哔——】了怎么办呢。鸿鹄猛然意识到他想到了一种细思恐极的地方,回过神来时封不觉和他的鼻尖仅距离半寸。

     

    “……你觉得呢。”奇怪的回答,封不觉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人的窘相。

     

    “……噗嗤。”笑得弯下腰去,也没在意额头蹭在某人的肚子上,这人也是很恶劣。

     

    “……果然你还是去死好了吧,为人民为国家尽一份力。”鸿鹄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封不觉的双手还搭在他肩膀上呢,这会儿他一笑起来,他也是跟着轻微颤抖。

     

 

     

    咦……等等,为什么我觉得有点不对呢,我漏掉了什么……

     

 

     

    ……我的天啊我的钱包。

     

 

     

    鸿鹄赶回前面那家店的时候人都散了,桌上的菜式和一开始完全不一样,边上也坐着别人。

     

    然后还有他刚刚坐着的那张,现在空无一物的椅子。

     

   “现在你该怎么办呢……”封不觉再次用手勾住他的肩膀,然后看着他的脸。

     

    说真的,鸿鹄长得还是不错的,此刻因为体质差,胸膛一起一伏,轻微喘气,刚刚被吓出来的冷汗还挂在面颊上。

     

    皮相很好啊,去当牛郎为生吧。

     

    封不觉莫名其妙的想到,然后眼前一晃,又回到了那个五色纷呈的夜市景象,再抬头,发现和他一样高的某人正面色复杂地看着他。

     

    “我手机也和钱包放在一起,没办法联系,现在晚上了,走回我家没有可能,所以……你家床多大。”

     

    等等???!

     

 

     

    封不觉被吓到了。

     

 

     

    到底是怎么发展成现在的情况的啊……我也就愣了一小会儿了吧……

     

 

     

             END.

     

啊妈妈我在一小时的死线里写完这篇了终于……好爽只能说(并没有

     

点文之一……我AT不到人………………

     

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吃

来源:姜葑先森

评论
热度(92)
  1. 姜葑先森姜葑的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整理时间:201607111158     所以到底是怎么发展成现在的情况的啊……     
  2. 姜葑的仓库姜葑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