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 all封 ] 不知者问卷

整理时间:201607111154



“喜欢TA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王叹之闻题,微微低下头思索,右手挠挠头发,突然轻笑一声,抬起头来,眼里是不可忽视的缱绻神色,嘴角一抹意味不明地浅弧。

他说:“从小就开始了吧,他是我发小,从认识开始就一直照顾我到现在……哈哈,并不是说我没有自理能力啦,我也想去帮他分忧之类的呢…可是每次都会被他说智商太低会帮倒忙,陪幼儿园里的和你心理年龄相同的小朋友们玩儿去吧。”

讲着讲着,他又好像回想到了什么,闭上眼。

“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就算是我犯下很严重的错误也会和我一同承担。”

“特别是小时候,我一时晕了过去,后来发生的事情到现在才知道……真的,是非常好的人呢。”

过此,王叹之不再多作言语。

 

“有没有因为TA而生气过?”

 

“这个……当然有啊。”

吞天鬼骁放下手里的续约合同,转头,用一种理所当然的神色说出这句话——但是当他注意到自己回答的是什么后,表情又变了变,那张脸转而变得不满起来。

“他非常强,还在二十八级的时候就已经一挑六过排行榜上前二十里的人了……但是排到湿婆之前时他用的是匿名,我也很好奇是谁…于是就一直用社团里的资料查,最后还是醉哥告诉我那家伙的ID是什么。”

忆及此事,他撇了撇嘴,又继续讲:“发了邮件给他之后好友申请被拒绝了,这家伙只回了我三个字,‘不接受’,那种时候我就特别想去他家揪着他让他答应杀戮游戏申请。”

“大概那时候也是一时冲昏了头,后来就渐渐忘掉这个名字了……直到巅峰争霸站S1,遭遇鲁特的时候还是他出场,没来得及问问题人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真是的……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人呢……”

 

“第一次真的心动是在哪儿呢?”

 

“一个……需要登楼的剧本里。”

鸿鹄推了推眼镜,垂下的眼睛代表他正在措辞,长叹一声后,他开始回答:

“那个时候是我去探索,这家伙撕破自己的谎言后毫不犹豫地就递给了我手电筒,当时我也有点懵……后来才发现是真的被他耍了,接过手电筒有些负气就上了楼。”

“结果到了二楼才察觉这儿一片漆黑,从前有个剧本是在黑暗中有怪物,那个剧本里我是被吓到弹出剧本的……我慌张说出粗浅判断后,就听见他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沿着路上来了…在听到手电筒‘咔哒’的声响后,他斜眼看向我,并且问——”

“‘你是不是害怕了?’”

“就感觉心脏是停跳了几秒,回过神来时,站立的地方只剩我一个人,他一个人去观察地点了。”

“说起来这家伙的胆子很大……不懂他的脑神经是怎么长的,还是真的有神经病;再次排本排到他已经是几个月后了…见面的时候很开心,然后我就意识到是什么情况。”

“这一次做出了非常糟糕的选择啊。”

他摘下眼镜,眼神飘忽,不知思绪飘去了哪里。

 

“会感慨自己遇见了TA吗?”

 

“这是废话,他现在都把我当做讼棍来用了。”

欧阳笕在纸质材料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再不看那龙飞凤舞的字体一眼,起身去倒咖啡。

“我目前喝咖啡的习惯还是他养出来的,呵呵……以前我还是大学生,暑假成天都泡在图书馆里,大四了,压力也很大。”

“结果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溜进来的,总之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满身都是水,还瞪着死鱼眼,嘴里不懂在念叨什么…想起来感觉很奇怪,那货气质天生阴暗,阳光和他之间简直违和满满…莫名其妙地就觉得他站在落地窗下晒太阳,看着我读书的样子有点可爱。”

记忆里的画面仿佛滑过眼前,仿佛就在昨天。

“他说‘法律系果然辛苦’然后就问我,‘不困吗’。”

“结果脑子一抽我就拉着这个人回宿舍了,啊不对…不是脑子一抽,是精虫上脑,但是我什么都没做。”

“哎……怎么说呢,遇见他本身就应该感慨。”

欧阳笕默默盯住咖啡表面自己的脸,悄声说。

“我这辈子大概也就栽这货身上了。”

 

“有多喜欢TA呢?”

 

“啊……大概,是很喜欢。”

狂踪剑影这么棱模两可地说,答案的不确定程度近乎是百分之百。

“如果不是低等级时候的杀戮游戏我还不认识他……很强,这个人。”

“一开始他对于体术方面还不怎么擅长,后来不知道怎么,打着打着出现了一个超强的NPC把我们俩秒了……非常奇怪,我加了他好友之后还去问了下有没有兴趣来江湖玩儿玩儿。”

“他没答应。”

“哈哈……想起来我也是很贱啊,后来还和他一起虐了尸刀的二位,杀戮游戏里能完全看不到敌人就取胜,这是第一次,当下我就想这个人收不到麾下,做个朋友也好,本着这样的心态就接触了起来,后来一发不可收拾。”

“什么?被当做马仔用?啊没关系啦……是他就没关系,毕竟从气质上看他也不是会在意这些的人,好歹在杀戮游戏里获得的有效装备他还给了我呢,不是吗?”

“后来……后来就再没怎么见过他了。”

说到这句,他眼神暗了下去,名为思念的火星在他瞳孔部位灼烧,燎原一般渐渐烧过全身。

“其实,挺想他的。”

“只是我们俩什么可能都没有……不是吗?”

 

“想过表白吗?”

 

“我试过说,可是每次都被他提前阻止了,好像他一开始其实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感觉自己很没用呢。”

“不敢啊,这样的话杀戮游戏申请还能不能被接受也不懂了……不过这样看的话,如果有一天真的被接受,我就去表白。”

“也只是可以想象而已,他接不接受还是未知数,没有把握的话……我想我是不会去尝试的。”

“我的话,一直帮着他就可以了吧?最后结婚生子,估计到老死我也只是讼棍这种了。”

“啊……没有想过,会耽误到他的,毕竟那么强的一个人,我跟不上啊,就算是不想忍了,也不可以,会成为拖累的。”

 

 

“喂喂,他们喜欢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还是说,一开始你就一直都懂,只是不愿意接受现实呢?”

“回答。”

 

    -END.-

有点矫情了,但愿可以把我的意思准确传递出来吧。

标题中的不知者指不懂得封不觉真正想法的人。

叹封/吞觉/鸿觉/笕觉/剑觉-好多冷CP

今天也愉快地割大腿肉呢^_^♪

来源:姜葑先森

评论
热度(196)
  1. 姜葑先森姜葑的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整理时间:201607111154 “喜欢TA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王叹之闻题
  2. 姜葑的仓库姜葑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