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天觉] 养父

整理时间:201607111153

  天一封不觉粮食向,天一封不觉粮食向,天一封不觉粮食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双方父子设定,世界观交错未全部体现,可能有OOC,请放心观看。

  @(づ ̄3 ̄)づ    点文!!我靠之前圈错人了对不起(跪下

  

  

  一.

  

  “嘟嘟——”

  “嘿,嘿,看这儿。”镜头顺着话音向右移,出现的是一个男人的脸,他看上去很像是一个瘾君子……好吧,更像是过气的电影明星,吸了毒的那种,苍白的皮肤,黑色西装。

  “现在的时间是2039年7月30日,上午九点十分,”镜头后方出现了另一个男声,听上去很年轻,但是语气里有种淡淡的蛋疼,嗯哼…还夹杂着喝果汁类液体的声音。

  “我们的老板,正式被发现有了一个私生子,”男声变得严肃了起来,好像在说着什么重大秘密,还压低了声音,“背着我们老板娘。”

  “——呸!”此刻又走进了一个女人,她面容姣好,品味不差,身手上佳,蹬着八厘米的细高跟就踹过来。

  不出预料的是DVD摔在了地上,男声痛苦地长吟,开口却说道:“女侠你弄翻了我得番茄汁。”听上去好像不是他被踹了一样。

  “活该你。”不过镜头里还有黑西装男人的身影,他的身前有一个看上去八九岁的男孩子,无论是脸,还是表情……都和他十分相似。

  “好吧好吧,我活该,重来。”

  

  二.

  

  “嘟嘟——”

  “嘿,嘿,看这儿。”这次镜头并没有移动,出现的是一张办公桌,和一叠黑色封面的书本,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桌后面,身体的大半部分被遮住,而刚刚那个男孩,正用一种“你TM在逗我”的表情看着他。

  “现在的时间是2039年7月30日,上午九点十一分,”男声也来了,蛋疼感更加浓厚,不过这次没有番茄汁的声音。

  “我们的老板,正式收养了一个孩子,叫做封不觉,”他没有严肃起来,抱着正常的态度讲到,然后轻声道,“我很想说是私生子,但是我们老板娘上回打翻了番茄汁,这回可能会用鞋跟戳爆我的眼球。”

  “我这会儿一样也可以。”女人狰狞道。

  “月妖,月女侠,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他这么讲,然后靠近了办公桌,不怀好意道,“来,小觉啊,叫声顾问叔叔。”

  “……伯伯你好。”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伯伯!!”相较上一回,这次多了几个人。一个双目有神,头发杂乱的家伙拍桌狂笑。

  “白痴。”这句话还是幼觉说的。

  “呵。”黑西装男人冷笑一声,不多作言语。

  “……唉,”顾问叹息,“现在的小孩子啊,都不听话了……多难养啊,你说是不是,血枭?”

  “我非常好奇这种事情有没有意义,”那头一位精装汉子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讲,“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去和神钥…”

  “打住,这方面理论先不要给我儿子讲,让他好好成长,变成中二病就不好了。”

  “你以为那是什么啊……要去拍那种由一串数字和几个字母组成的片子吗?”顾问回,“这样吧,小觉,来喊那边那个人一句伯伯怎么样。”

  “……奇里奥斯叔叔好。”封不觉说,他那张脸在之前就被月妖和顾绫好好揉过了,并被感慨“啊,这孩子长这样未来一定没媳妇儿”和“可以有男朋友啊,你看他爸(天一)”这种。

  不管如何…他未来的命运,就这么被毁在了顾问的魔掌里。

  ……好吧,只是关于现在对逻辑思维和知♂识而已。

  

  三.

  

  “嘟嘟——”

  “我为什么要陪你到这儿来呢,当STK吗?”第一个响起的是顾问的声音,但这会儿,他的声响已经降得很低了,明显是在躲着什么。

  “摄影师不要闹。”讲话的是天一,他就蹲在顾问旁边,不知道要干什么。

  “好了,好了,人来了,你就在这儿,别动。”

  “行行行,导演您说了算。”顾问无奈地。

  周遭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天一起身了,顾问被迫抬起身子。

  “现在时间是2043年9月23日,下午六点二十分,”他唉一句,然后又开始讲道,“这玩意儿还能用吗……我很怀疑,但是毕竟上次被伏月踹地上的痕迹看上去还很新。”

  “小觉目前呢,是十二岁了,上初一,距离初中二年级不远了……好,很好,我们老板深切希望他儿子不变成中二病的愿望早已破灭,”

  “嗯……大概一年之前呢,我们‘不小心’就翻到基本封不觉附近的心之书哦,有个叫王叹之的小伙子不错……但是更多的是不明监视人员,并且他们的心声看不见,是一个叫包青的小朋友……嗯?”

  “啊,那边那个监控摄像头转到小觉的方向上了。”

  天一的身形一僵

  “……终于挂了,老板。”

  “喔,来了吧。”

  可以看出顾问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他再次抬高了镜头,不想身后忽然传来了子弹上膛的声响,以及一个声音。

  “不想死的话就把镜头关掉。”陌生人。

  “喔喔,哥们儿,你这是想干嘛?蓄意谋杀和非法持枪啊,苍天有眼你这人是瞎了对吗?又或者是傻了?”

  “哼……我可没时间陪你瞎浪费,封不觉早在一年前就被监视起来了。”

  “我知道啊。”

  “什么?”

  镜头转了过来,可以看见一个穿着公务员服装的人举着枪,应该是指向顾问的头部,面部轮廓倒是很刚硬,能给人留下深刻映像的那种。

  周围灌木丛的沙沙响动又开始了——衣物面料蹭在地面上的细碎声音和镜头的忽然朝上让人感觉天旋地转,接着一颗子弹飞速划过镜头。

  “加了消音器,你也别想大喊叫你的同伙过来救你,他已经死了……现在,你应该发现你不能说话了。”

  “呵呵,你确定?”

  “……什么?!”

  “蠢货。”镜头又转回刚刚的未知,天一回来了,他站在那个汉子后面。

  “不可置否。”顾问复议。

  在公务员同志眼神一凌,准备开枪时,他的枪管莫名被尖锐物品切掉了。

  “果然你也具有灵能力……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来跟踪那两个小朋友呢。”他咬咬牙,皱起粗眉,不解道。

  “他是我儿子。”

  “哈?”

  “接下来你就不用管了。”

  “等——!”

  黑屏。

  

  四.

  

  “嘟嘟——”

  “现在时间是2055年12月27日,上午九点四十七分。”

  “正如你所见,我面前坐了一对狗父子,”顾问这次没有举着摄影机,所以声音听起来格外遥远,“狗得无以复加。”

  “狗头军师说谁。”

  “顾问伯伯你就不要再掩饰了。”

  “呵呵。”顾问无言笑。

  “我相信我喊你伯伯应该无所谓,虽然说我们俩看上去同龄。”封不觉此刻24岁,地点也就是刘大妈的租房内,“所以你给我解释下上一个录像是什么情况。”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你猜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封不觉一脸糟糕地望天。

  

  

  他明显不知道在未来三个月后他会莫名失去恐惧,他会进入惊悚乐园,他会遇见黎若雨和古小灵、任然很弱鸡的迹部少爷、本来就很健壮的龙哥,他会遇见九科的一干人等,他会遭遇游戏内最不可能存在的衍生者,他会出现灵能力,他会被发现拥有真理之谬等等等等。

  他的存在非常奇特,他可以说是个怪胎,也可以说是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凡人,他有情欲有点猥琐也很不要脸,他的推理能力是在阅读癖的衍生下出现的。

  他也不知道在遥远的未来他会如何,他周围的人又会如何。

  像个正常人一样,等待未来的降临,这样活着。

  

  天一:他会记得他有个养父吗?

  

  可能会吧。

  谁知道呢。

  

  封不觉:其实我更像是你拐回来的。

  天一:……

  

  END.

  

  他养过他。

  

  END×2.

来源:姜葑先森

评论
热度(123)
  1. 姜葑先森姜葑的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整理时间:201607111153   天一封不觉粮食向,天一封不觉粮食向,天一封不觉粮食向,
  2. 姜葑的仓库姜葑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