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目前是一块刚从死线地狱迈出来又踏进另一个死线地狱的废姜,味道微妙。

QQ1016351915……有人来找我玩吗..!

[all封] 你有对象了吗?-02

整理时间:201607111152

 

·王叹之:什么解释都没有用,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诡策狂谋 ××:××:××

·你别

·还记得以前打魔兽的时候吗,就是血色修道院那个本

·我记得你好像也说要给我个惊喜来着,然后差不多三分钟之后我们家断电了

 

石上花间 ××:××:××

 

枉叹之 ××:××:××

……那是意外啦觉哥!!

 

诡策狂谋 ××:××:××

好好好是意外,我下线了

 

枉叹之 ××:××:××

 

 

封不觉登出游戏,离开游戏舱。

这会儿他卧室的窗帘还是保持着拉开的状态,时间的原因,窗外的灯火可以说是星星点点。

满天的繁星挂在夜幕上,大多数是黯淡的,极少数则闪耀无比。一时之间灯火与星光混合在了一起,分外辽阔,像是整个宇宙的星光都汇聚到了一扇窗外,亮得不像话。

漂亮得不像话。

他穿着拖鞋,慢慢走到厨房内,泡咖啡。

厨房内除了电子钟的红光外什么光线都没有。

“22:01”。

 

封不觉眯起眼睛,伸了个懒腰。

 

 

 

 

 

“叮铃铃铃铃————”

一只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手机露在外面一晚上冰凉凉的,那只手在指尖碰到屏幕的时候缩了一下,旋即继续向前,一鼓作气地关掉了闹铃。

安静。

 

“叮叮叮————”

结果没到五分钟,门铃响了。

“……”那双抓在被子边沿的手用一种不可观察的幅度颤抖两下,明显是内心正在剧烈挣扎。紧接着,皱巴巴的蓝白条纹睡衣露了出来,两只手臂拍在被子上面。一个头发杂乱的人猛地坐起,脸是黑的,“你——大爷!”

他飞快地,注意是真的飞快地——爬下了床,瞪起拖鞋就奔到了门关那儿,没有关自己的形象问题,依旧是一鼓作气地拉开了门。

“你谁——!”封不觉刚打算理直气壮进行【来自拥有起床气人士的逻辑强暴】时,他认出了门前那张脸,然后继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脑回路吐出一声,“卧槽。”

“……嘿。”这人好像是被吓到了,眨几下眼睛,在接受“觉哥的睡衣是蓝白条纹的”“果然有起床气吗!”“你的闹铃是设置在这个时间的我应该没记错吧”这几个事实or问题后,干巴巴地开口,只说了一句HEY。

接着他被扯进了门内。

 

“哐——”门被摔上,随之响起的是楼下骂骂咧咧的响动。

那张脸,不会认错的。

 

十分钟之后。

封不觉叼着牙刷,系着围裙,端起清汤挂面走到了桌边。

“朔以散在是啥庄康?”(所以现在是啥状况)

他口含大雕,不,吐词不清楚地问,顺带用死鱼眼注视着来人。

“咳,没什么状况啦……觉哥。”王叹之用幼儿园小朋友都能识破的模样撇过了目光,干笑几声。

封不觉的脚步停顿了,他转头,拿出了牙刷,虚起眼睛接着问:“真的吗——?”

“呃……对。”

“就是什么…我搬到你对门住了。”

“……卧槽,”封不觉刚打算继续前进,没想到小叹会说出这句话,当时脚下一拌,和中了熊孩子的下鞭腿一样差点滑倒。

他及时扶住了墙,并且直起身。

“……觉哥你没把牙膏沫吞下去吧…?”

“…已经吞下去了。”

这一来封不觉倒是气定神闲地走到了洗漱间内,把牙齿刷完。

 

“没关系,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他出来的时候这样讲。

 

 

挂钟的指针指向了九,封不觉干掉了那晚清汤挂面。

“……所以,你通过编辑大人人肉了我?”他撑起头,看向对面的王叹之这么问道。

“咳,基本上是这样。”小叹哥的言语也依旧是干巴巴的,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似乎总是很紧张的样子。

啊,耳尖红了。

 

“那好吧。”封不觉擦干净手,突然倾身向前。

“——???”

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正在进行视频通话的屏幕非常明显。

一个女声传来。

“啊被发现了——”

古小灵。

 

“……”王叹之低头不语,但是很明显刚刚的紧张不见了。

“小灵啊,没想到你居然对我这种单身宅还有偷窥欲,”封不觉把镜头对向了王叹之,“居心叵测,用心险恶。”

“我可没有对团长你有兴趣!我申明!”古小灵喊,她好像话里有话,在说别人对封不觉这个人有兴趣。

“…呵呵。”

 

“嘟、嘟、嘟。”

 

“下次啊,记得要捡起自己的节操,”封不觉把手机交还给王叹之,那张脸配上那个表情看上去好像很无辜,“协助偷窥狂是不道德的。”

“……觉哥你别玩了,”王叹之抬起头,恢复以往的正常神色,这样回答——当然,如果无视那种做贼心虚的语气的话就更好了,“我是被逼的。”

“我不听,”封不觉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别玩儿了!”王叹之捂脸。

 

 

此刻某枪械系女性玩家把一段视频进行了压缩,并且上传到一个QQ群内。

 

悲灵笑骨 ××:××:××

·资源已上交,组织请放心

·这是我看见的年度最甜的糖

 

絮坏殇 ××:××:××

悲灵姑娘gj

 

血蔷薇 ××:××:××

Gj

 

抹茶酥 ××:××:××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句话果然是对的

·虽然说我听你诱导小叹哥我听得都感觉看见反派BOSS了

 

悲灵笑骨 ××:××:××

[doge/*]

 

 

 

 

 

 

 

 

 

 

“之前说的是真还是假?”

“……什么?”

“我是说——”

“是真的。”

“……”

封不觉神色复杂地看着王叹之,然后想起大半个月之前对门的家具总是搬进搬出,吵得他没怎么睡得好觉。上线的时候小叹总是若有若无地看着他的事情。

“……是真的,”王叹之被他看着不到5秒,就又再说了一遍,“我确实是搬到了你对门。”

 

 

啊……觉哥的耳朵好像有点粉。

 

TBC.

 

 

ALL封长坑第二章,前篇:01点我

 

最近都在写作业没好好码字……之后要好好地补了……


来源:姜葑先森

评论
热度(97)
  1. 姜葑先森姜葑的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整理时间:201607111152   ·王叹之:什么解释都没有用,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2. 姜葑的仓库姜葑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

© 姜葑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